您的位置: 首页 >  有人道 >  正文内容

请你帮个忙-百姓故事-

来源:盛三公子网    时间:2021-11-25




 会议室里正在召开党组会,主要是传达学习全市法律援助工作会议精神。赵局长向来以口若悬河著称,正当他讲得神情投入的当口,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了,一四十岁上下农民模样的男人傻头傻脑地探着脑袋,冲着会议室内喊:“二狗哥,二狗哥在吗?”赵局长显然不高兴,他耷拉着脸,朝坐在门边的办公室主任使了个眼色:“小胡,你出去看一下,看是不是又是上访的?上访也不看一看场合!”胡主任很快领会了赵局长的意思,迅速起身将那位男子推出了会议室,并大声呵斥了一番。

  会议室里经过一阵短暂的骚动后很快恢复了平静,赵局长继续着他的讲话。

  散会后,戴维第一个匆匆走出了会议室。近来他帮一位朋友打赢了官司,约好这天晚上这位朋友在醉仙楼请他吃饭,朋友还派司机开着奥迪车在门口恭候着他。身为县司法局副局长,戴维分管司法鉴定和法律援助工作,这是一份肥差,每天奔波于饭局之间几乎是他工作之余的主要活动。

  当戴维打开车门猫腰刚要坐进车时,不想车门被人一手抓住了,此人正是刚才闯进会议室的那个男人。“二狗哥,我想……想找你帮个忙!”男人吞吞吐吐地说。戴维没好脸色地关上了车门,黑色奥迪径直朝醉仙楼方向驶去。

  路上,司机满是狐疑地问道:“戴局,刚才那男的认识您吗?”

  “神经病,哪个认识他!”戴维鄙夷地笑了笑。司机也附和着说:“十有八九是个神经病,一大把年纪的还冲您叫哥。”

  吃完晚饭回家。到家后,戴维陪着老婆周婕看一部热播的电视剧,正看到起劲的当口,门铃响了。周婕起身去开门,只见一个陌生男人呆呆地站在门患了颠痫能不能根治好外,胆怯地问:“请问二狗哥在家吗?”

  “哪个二狗哥,你是不是找错门了?”

  “俺是金锁呀,听咱村的村长说,二狗就住在司法局家属楼209号,俺找了好半天才找到这里。俺找二狗哥不为别的,就想找他帮个忙。”

  “金锁,是你呀,进门说吧。”戴维闻声赶了出来。

  那个叫金锁的男子刚要进门,低头看了看戴维家擦得锃亮的地板,很不自在地跺了跺满是泥泞的双脚,说:“我就不进屋了,我想找你借点钱,孩子现在在医院住院,医生说再不交钱就要停药了。你晓得,偌大一个县城除了你,俺谁也不认识,俺媳妇说找你也许帮得上忙。这钱……是暂时借一下,等孩子出院攒足了钱我马上还你。”看着周婕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戴维摸了摸口袋:“真不巧,我手头现在只有五百块钱,要么你先拿去应一下急?”金锁很是感激地接过钱,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打发走了金锁,周婕追问戴维:“你什么时候叫过二狗,怎么连我都不知道?”戴维说:“那是我儿时的乳名。那时候你还是个黄毛丫头,咱俩也不认识,你当然不晓得。”周婕又是一阵抱怨:“你老家咋那么多穷亲戚,今儿个张三来向你借钱,明儿个李四来托你办事,你不就是个副局长嘛,你老家的人都拿你当成‘万金油’了。反正你父母早亡,老家也没有个正经亲戚,以后犯不着谁都应付着!”戴维忙哄着老婆:“你是读书人,俗话说‘好汉不打上门客,君子不打笑脸人’,这个理儿你总该懂吧!再说,人家乡里乡亲,都找上门来了,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也不会来找我。”周婕说:“好好好,总是你有理,你还真像个大腕似的,出手就五百,也没打个借条,我估计你这借出随州癫痫医院靠谱吗去的钱呀,好比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人家是我儿时玩得最要好的伙伴,我还大他一岁呢!”“我看他都可以当你爹了,还跟你哥前哥后的。”周婕没好气地说。戴维叹了口气:“人家庄稼人,成天是脸朝黄土背朝天,当然比咱老得快!”

  接着,戴维将下午开会时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周婕。谁知周婕听了很是愤愤不平:“如今你也算得上是个有身份的人,多多少少是个副局长,这人也太不懂规矩了,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叫你的乳名。”戴维忙给自己打圆场:“生啥气,你看我一直没答应嘛!刚才也没问清是哪家医院,赶明儿我们抽空去看看。”周婕一瞪眼,撅着嘴说:“人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是没事找事。”戴维连连点头,模仿京剧里的台词念道:“娘子所言极是,为夫的遵命就是了!”周婕一下被逗乐了。

  这天,戴维因为帮一个叫雄哥的房地产老板成功调解了一起棘手的工伤事故,雄哥特意在紫东阁为他安排了饭局,这是县城里最高档的饭店了。酒足饭饱之后,戴维醉醺醺地回家。到了家门口,迷迷糊糊地,戴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借着昏暗的路灯定睛一看,原来是金锁。

  “快……进屋坐,怎么站在门口呢?”戴维问金锁。

  金锁结结巴巴地说:“刚才敲了半天门也没见开门,估计你和嫂子都不在家,所以俺就在门口候着。”戴维打开门,见客厅里亮着灯,周婕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金锁仍站在门口不肯进来:“二狗哥,真的不好意思,俺想再找你借点钱,孩子在医院里急着用!”周婕猛地从沙发上蹦起来,一手拿着钱夹一边数落:“金锁兄弟,你也知道,我们刚买了房,孩子正在念高三,这住在城里,什么水呀电呀,啥都得妈妈癫娴会遗传下一代吗花钱,家里的经济状况也不是很宽裕。我们手头也只有这三百块钱,你拿去应应急吧。”金锁接过钱,连声说:“大妹子,俺知道居家过日子的难处,这钱我一定会还你的。”周婕接着说:“还有,我家戴维好歹是个副局长,你以后甭在人前叫他二狗,你不为他想想,总该顾我的脸面吧?”“那是……那是,嫂子说得对。”金琐嘴里念叨着。说罢,揣着钱下了楼。

  关上防盗门,戴维便埋怨周婕说话太呛,周婕却振振有词:“对于这号人就该直来直去,如果待他太客气了,说不定哪一天他又来找你借钱。他在外面敲门,其实我早就听到了,我从猫眼里瞧见是他,故意没开门,谁知让你这个傻帽给撞个正着。这个乡巴佬,现成的门铃都不晓得按,只知道不停地敲门,再让他来几次,咱家的门非得让他给敲坏了不可!”戴维只得忍气吞声,没再说什么。

  六月初的一天,戴维因牵涉一起经济犯罪案,被关进拘留所。他是在饭局上被检察机关带走的。令戴维感到万分意外的是,在关进拘留所的日子里,除了金锁居然没有一个朋友来看望他,就连那些在饭桌上跟他称兄道弟的所谓哥们儿也不例外。金锁在拘留所里见到他的第一句话便是“戴局长……”

  朋友们的冷漠令戴维心寒,家里一连发生的事更让戴维万分沮丧。一向成绩出众的女儿,因受到巨大打击,高考发挥失常,勉强考取了一所二本独立学院。学费得一次性交齐五万元。由于要接受检察机关的调查,他家的私人账户被冻结。周婕在拘留所见到戴维时,哭得像个泪人似的。她告诉戴维说,自己向娘家借了两万元,女儿的学费还差三万元,眼下开学在即,其他能借的朋友都借过了,那些人就像回避瘟神似的远离她,生怕被牵扯进来,没人愿意借钱给癫痫病发作是怎么引发的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她回到老家找金锁催账,金锁不仅还了所借的八百块钱,还借给了她三万块钱。戴维不明白了,不久前就连几百块钱的医药费都付不起的金锁,这次是从哪里一下子弄来了三万块钱呢?

  不管怎么说,戴维还是很感激金锁,甚至有些后悔以前真不该那样对待他。后来,戴维受到了党内纪律处分,幸好被免予起诉。

  在走出拘留所的那一刻,戴维的手机又是出奇地忙了起来,铃声一直响个不停,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有的是关心问候的,有的是设宴压惊的,也有的是托他帮忙的。总之,都是他先前的那些朋友。戴维推掉了所有的饭局,径直回了老家。在金琐的家里,戴维看到了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坐在轮椅上。金锁告诉他,那是他的儿子小杰,因交不起学费还未念完高一便辍学了,在县城一个建筑工地打工,在一次工伤事故中小杰被砸断了双腿,因为打不起官司便接受了司法调解,那个叫雄哥的房地产老板一次性赔付了三万块钱。

  听了金锁的讲述,戴维泪流满面。他责问金琐:“出了这么大的事,当初怎么不找我呢?”金锁低下头说:“当时孩子躺在医院抢救的时候,医药费都交不起,哪还有钱打官司?听说这个叫雄哥的老板很有后台,在全县没有他摆不平的事,咱们胳膊扭不过大腿,只得认命。再说,你我都是乡里乡亲的,你是全村第一个大学生,尽管现在有个一官半职的,也的确不容易,俺总不能因为这事连累了你的前程!”戴维握着金锁的手:“金锁,做哥的对不住你,这官司我一定帮你打!”

  金锁激动地拉着戴维的手,充满感激地说:“戴……戴局长,俺说过以后不再麻烦你,你看这……这又得请你帮忙……”

© zw.tnhvd.com  盛三公子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