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蛋黄果 >  正文内容

清明殇,怀念伯父

来源:盛三公子网    时间:2020-10-20




  今天清明,天气灰蒙蒙的,一如我此时的心情。
  
  一大早,人们纷纷携家带口,赶回老家祭拜逝去的亲人。而我——您曾经最疼爱的孩子,却没能为您上半柱香,烧一沓纸,捧三杯土,祭扫您孤独的坟冢。
  
  站在镜子前梳头发,手突然停在了半空,失去了动弹,看着那把米黄色的梳子,那是您留给我的唯一遗物,看着它,不禁又一次将您深深念起——我的二伯,我至亲的人。
  
  二伯,您的命就像黄莲那般苦,苦的难以让人下咽。
  
  年轻时,家境贫寒,您便早早的在大集体生产队干活,放羊。
  
  一次,您在山前放羊,天空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由于山体滑波,山上的石块松动了,您毫无防备,石头从山坡下滚落,砸伤了您的脚后跟,撕裂的口子顿时血流如注,那情形的确让人担惊受怕。可是那年月,家里实在是太穷了,能填饱肚子活着已是幸事,哪有多余的钱给您医治,您只能忍着剧痛,让伤口慢慢愈合。后来,伤口发炎,重度感染,化脓,溃烂,脚变得越来越肿,直至鞋子穿不进去。慢慢的,伤势逐渐严重,直至影响了大半条腿。一年四季,脚上腿上的皮肤都是褐色的亮到极致,那是因为肿的厉害。到了炎热的夏天就满目疮痍,脓和血掺杂在一起,汨汨的外流,腥臭难闻。我只能看着您咬着牙,闭着眼,忍者锥心之痛,用棉花小心翼翼的蘸着伤口,到了秋天,您就去地里多刨点蒲公英回来熬水喝,您说那个是拔毒驱火的,喝得多了伤口就不疼了。那会我太小,太天真了,一直以为您的伤口会慢慢愈合,可事实上,那次事故就让您落下了终身残疾,村里为您办了残疾证,您一生的幸福也为此终结。爷爷奶奶去世后,您只癫痫病常用的治疗方法有哪些能一个人守着那个快要坍塌的土窑洞,过着清贫孤苦的生活。可这些并不影响您对我的疼爱,反而您为我筑建了一座爱的城堡,为我遮风挡雨。
  
  小时候的我淘气顽皮,精灵古怪,活脱脱一个假小子,深得街坊邻居的喜爱,您更是把我当做手心里的宝,万般宠爱着。闲着时,您抱着我就去左邻右舍串门,和邻里小孩一起玩铁锹。我站在上面,别的小孩就握着锹柄转,这时突然把手一松,铁锹柄弹回来打伤了我的眼睛,看到我哭得撕心裂肺,情急之下您就慌了神,赶紧抱起去找诊所。医生说严重了,要给我打针,我哪肯啊,挣扎着,不让医生挨近我,无奈之下,您一边哭一边将我按在炕上让医生打针,这以后连续打了一个月,屁股都疼得不能坐下,您每天就抱着我哄我开心,直到眼睛恢复正常。
  
  到了入学年龄,每天背着书包上学放学,以为有了老师教育,我一定会有所收敛,不再顽皮了;可到最后,您还是失算了,我依旧是假小子,本性难改,我行我素,接二连三的闯祸。曾记得,那年,在您的厨房拿了半张饼子去邻居家喂狗,狗正在吃食,我摸了摸光滑的狗毛说:来,吃饼子,没料到那狗反过来咬了我一口,顿时鲜血如注,染红了半块地,您立即把我抱起去了诊所上药;曾记得,某个周末和一群男孩在田地里打石头仗,砸破了脑袋,血迹斑斑,您抱着我去找母亲,然后去诊所上药抱扎;每次我受伤了,您都心疼的直掉泪,我不敢回家,自知闯了祸,怕父母训斥,您就抱着我去家里和父母好一顿解释,看着父母不再责怪,才放心离去。就这样,我在您的溺爱下一天天的成长,对您的敬重一天天加深,您对我的爱始终如一。
  
  您知道,我是个嫉恶如仇的孩子,经常为人打抱不平,为此,您把生平所有的委屈往肚里咽。二伯,还记得吗?那年过年,母亲做了丙戌酸钠片这种药物能很好的治疗癫痫病吗?年糕,热气腾腾的年糕刚出锅,我就迫不及待的要给您送去。妈妈拗不过我,就把年糕放在盆子里,我满心欢喜的拿着年糕送到您的厨房,却看到您也正在吃,我问您谁给的,您说三伯母给的,看着您碗里的年糕泛着霉绿,发霉的味道不顾一切钻进我的鼻孔,我放下手里的年糕,夺过您的碗:“这是人吃的吗?不带这么欺负人的,缺德!啪——”我把碗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心中难抑怒火,泪水簌簌的落下:“不,我一定要找三伯母算账,她敢欺负您——”您拦着我,不让去,您告诉我说她就是那样的人,对她,要懂得包容和忍让。我当时的心就像针扎一样的痛,而我又无能为力。我暗暗发誓,等我长大了,挣钱了,要给您买很多很多的好吃的;等我嫁人了,不管贫富贵贱,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要为您要养老,为您送终。
  
  后来,您找了一份工作,在县城的二中看门。每天上课下课按时打铃,待遇虽不丰厚,却也清闲自得。我从来没有离开过您,第一次感觉到没有您的日子很漫长。想您了,就和母亲说好中秋节要去看您。当我出现在您面前,您掩饰不住满心的喜悦,就像捡到了宝贝,眉开眼笑。一番长聊过后,您对我说:“梅,过年我不回家了,你从小就喜欢打扮自己,喜欢把头发梳成各种样式的,我给您买了一把米黄色的梳子,另外还有这十块钱是我给您的压岁钱,还嘱咐我要听父母的话,学会照顾自己……看着梳子,看着压岁钱,看你您,我哭了,您也哭了,哭得好伤心,那种感觉就像你以后再也见不到我了似的。时间匆匆流走,相聚的时光总是很短暂,临走时,您送我出门,我看到您眼睛里有晶莹的泪花在闪烁,您别过身,不看我。透过车窗,看着您渐行渐远,直至消失。
  
  我永远忘不了一九九五年农历九月二十,十四岁的我刚刚下班回家,妈妈和我说您被火炉熏到住院了,郑州军海医院来院路线顿时感觉天都塌下来了。您被120送到医院抢救,我哭着嚷着要去医院看您,母亲怕我控制不了情绪,没有同意我去。住院七天您办了出院手续。我去看您时,您的脸严重变形,说话也不流利,我不顾别人的眼光痛哭起来,还好您已经过了危险期,开始了正常工作,我悬在半空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可是好景不长,一个礼拜就被医院告知,您后遗症复发,再次住进了医院,这一次,院方宣布情况危急,不容乐观,让我们有点心理准备,建议带您回家。
  
  120把您送到家里,您躺在冰冷的土炕上,父母和医生七手八脚的忙着。母亲找来柴火,将炕烧暖,父亲陪着医生给您挂吊瓶,还插了导尿管,您却闭着眼睛,眼角流着又黄又黏的黄水,一直睁不开。我用手轻轻地为您擦拭,您努力的微微张开一条缝,好奇的看看屋子,看看四周,很多人都来看望您,大伯和三伯叫您,您就是不搭理,弟弟妹妹叫您,您照样不理睬,后来医生说您已经认不的人了,就像失去了记忆一样。我嚎啕大哭,我不信,我不信您连我都不认识了,你是您最疼最爱的梅啊,二伯,二伯——听到我的呼唤,您双目凝视着我,嘴巴微微动了动:“梅,我这是在哪啊?”我擦了擦眼泪说:“二伯,您说在哪啊?”您想了想,那神情就像是一个刚刚懂得思考的孩子:“在医院吧!”我说:“二伯最聪明了,再好好想想。”您说:“在家,哦,我这是回家了,真正的回家了。”周围的人好奇的围过来看:“怎么一样都是侄女侄儿就不认识呢?就认识梅啊——”我看到你还有一丝清醒,才依依不舍离去。我嘱咐父亲晚上别睡着,仔细的看着您。
  
  回到家里和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闭上眼睛,总是浮现出那几天发生的一切。眼看快要天明了才打了个盹,迷迷糊糊间就看到了您五官端正,一袭白衣站在我面前和我挥手,茂名市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正在迷离间被妈妈摇醒:“快起来,你二伯不行了——好像在等你,快去。”我顾不得穿外面的衣服,急急忙忙的跑去,看到您正在弥留之际,他们说那是回光返照。看着您身上穿着那种绸缎衣服,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我的心里,我就是不要您穿寿衣,我就是不要您走,我摇着您的胳膊大叫:二伯——二伯——可您只是微微睁开眼睛看着我,伸出枯瘦的双手拉着我,良久,您的手垂下去了,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我埋怨您,我怪您,我舍得不您,怎么可以不等我孝顺您,怎么不给我机会为您养老,您就迫不及待地走了,永远地离我而去了……那天是农历九月二十九,天降大雪。
  
  看着木匠为您做棺柩,街坊们为我缝孝衣,您躺在冰冷的土炕上,嘴含着茶叶,脸盖着红布,我坐在跟前看着您,不敢相信您已离开了我,我又问妹妹人死了到底会不会再醒来,妹妹无奈的摇摇头说:“姐,你醒醒吧,二伯死了,真的死了——”我突然哭不出声来了,看着别人为您入殓,您安静的躺在棺木里,而我脑海里一直回荡着那句话:“您没死,您会醒来的,您会醒来的……”直到快要发丧时,用七寸钉将您的棺材牢牢钉上,我才知道连这点奢望都没了,被牢牢封死在棺木内。
  
  屋外,大雪纷飞,如诉如泣,在离家不远的田地里,孤立着一座新的坟冢。
  
  您常来梦里看我,您说:“没有别的事情,就是看看你现在过得好不好——”每次在梦中我都是哭着醒来。
  
  秋日飞雁向南归,春来雪融再复回。亲人离去不复近,只剩梦中相思泪。
    
  每天看到这把梳子,就像看到了你——我的二伯。您不是父亲,却给了我一份深沉的父爱,您将伴随我走过有生的每个日子,直至老去。

上一篇: 灭顶的欲望

下一篇: 肝癌病人的心愿

© zw.tnhvd.com  盛三公子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