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有人道 >  正文内容

最美的烟火_经典美文

来源:盛三公子网    时间:2020-10-16




  一场大雨过后,火红的太阳穿过榆树密密层层的叶子,把阳光的圆影照射在地上,形成一道道的光柱,池塘里的水又涨高了,几只青蛙躲在岸边的草丛里打着疙瘩声,许多欢快的蜻蜓在水面上来回的乱窜个不停,时不时还弯着腰点一下水面,池塘的水面上形成一道美丽的彩虹,彩虹的一半镶在池塘的水面上,像是插在水里的一般,而另一半则穿过了天空中的云层,不知了去向,胡斌从池塘旁边的长凳上站起身,直奔学校宿舍而去。

  一年一度的暑假又开始了,昨天刚考完了学校安排的最后一科考试,有的同学家离学校近的都已经回家了,而离家较远的少部分同学昨天晚上就已经做火车往回家的方向赶,而剩下的就得等到今天,早上的一场雨把大伙都困在了校园的各个角落,雨刚停,校园里同学们来回忙碌的身影又如往日下课的情形,嘈杂而又混乱,一个个带着回家急切而又喜悦的心情,早就将往日紧张的期末复习抛到了九霄云外,胡斌一个人也从寝室拖着行李走出了学校大门,学校门口的公交车站早就排起了长龙,一趟又一趟开向火车站的公交车跑个不停,似乎也装不完这支庞大的队伍。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胡斌终于挤上了火车,踏上了回家的旅途,火车缓缓的启动了,但车厢内大部分的乘客似乎还没有安定下来,有的乘客正将大包的行李往头上的行李架上塞,车厢内的走道上来回走动的身影叫人挪不开半步,买了站票的母亲背在背上的孩子挤哭了也顾不得,只想快些穿过人群在车厢的交接处找到一个稍微宽敞的位置给孩子喂喂奶。

  火车出了站,车速越来越快,胡斌坐在靠窗的座位上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自己一个人在这发达而又陌生的城市已经生活了一年,回想起一年前父亲送自己来上大学时的那个场景,心中满是感激和欣慰,时光飞逝,想不到一年的大学时光就这样悄然而逝,以前没上大学的时候总是会听到许多回高中母校的学姐学长谈起他们大学的美好时光,一颗对大学充满好奇的心灵开始萌动,每天早上都在心中用各种方式安慰自己早起,每天晚上都在充满知识的海洋中睡去,直到今天自己上了大学,心中那颗崇拜的心灵不再是那么的强烈,在这个充满了知识灵魂的殿堂里,不像学长说的那样有多少漂亮的学姐可以搭讪,不像学姐们说的那样有多少高富帅可以成为灰姑娘们心中的男神,不像平日里老师所说的大学里有多少学识渊博的教授受人仰慕,也不像许多技校的校长说的那样会误人子弟。虚度光阴,其实在我看来不同人的眼光,都有其自己独到的眼光罢了。

  火车飞快的向前行驶着,车厢里也慢慢的安静了下来,除了在走道上有工作人员来回的巡查和叫卖以外,几个角落断断续续的发出一阵阵轻轻的鼾声,有的人为了能够买到一家回家的车票,已经在车站的候车室排了两三天的队了,好不容易这才挤上了车想必这会儿都已经有了倦意,车厢内各种睡姿真可谓算得上是一道别致的风景,刚才被挤得哭了的小孩,吃了奶这会儿也安静的躺在母亲的怀抱,甜甜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下午一点多的时候胡斌这才下了火车,出了候车大厅,母亲响亮的声音一下子就映入了胡斌的耳朵里,嘈杂的人群里那个瘦小的身影挤在最前面,手里拿着一面小红旗高高地举过头顶来回的摇晃着,脸上满是笑容。

  回到家,父亲还是一如既往的做生意,很少有时间在家陪胡斌,母亲每天也得早起晚归的去学校上课,根本就顾不上胡斌,这个家虽然比不上那些大富大贵的家庭,但每个人忙碌的身影让他们的生活也算充实,曾经胡斌的父亲就给他许下过诺言,只要他能够考上大学,这个假期就带他和母亲一起去云南旅游一次,但让胡斌没有想到的是,生意上的事让父亲整天忙得脱不开身,别说带自己到云南去旅游了,就是每天一家人在一起吃一顿晚饭的机会都少之又少,母亲又是一名教师,按理说这是暑假,学校都会放学生们暑假,但今年胡斌的母亲带的是市高中的高三补习班,这高考刚刚完事,许多的悲痛和不如意还萦绕在补习班教室里的每一个角落。

  学校的领导和学生们的家长一致要求给孩子们补课,能赶上一天那就一天,好似耽误一天就会让孩子在高考的这几十万大军中让人拉开档次,所以他们一致认为学习不能输在起跑线上,难怪胡斌的母亲每天都早起晚归,整天都呆在学校陪自己的学生,根本不可能有时间陪胡斌去云南,胡斌见父母都很忙,这个暑假也不愿意一个人呆在家里整天无所事事,倒不如一个人出去走走。

  在父母的同意下胡斌买了一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有哪些张当天下午开往丽江的火车票,背上背包踏上了一个人的旅途,第二天早上胡斌一个人到达了丽江的大研古镇,这是一座没有城墙的古城,光滑洁净的窄窄的青石板路,完全手工建造的土木结构的房屋,无处不见小桥流水之景,明亮的阳光下,来回过往的行人仿佛成了古镇一道亮丽的风景,他们大都统一穿着遥远古代的青蓝色的少数名族服饰,说着苗家独有的语言,这一切早就成为了少数名族特有精神文化的点缀,上了年纪的老人步履缓慢在大街上悠闲地踱步,许多苗家姑娘结伴而行,在街上看见帅气的阿哥,面若桃红一般,害羞得半天不敢回头,等到再回头看偷偷看的时候,帅气的阿哥早已消失在了这嘈杂的人群当中,苗家姑娘不免心中一阵失落,回头焦急的四处张望,胡斌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心中不由得暗自好笑。

  正当胡斌在心里暗自窃喜的时候,突然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成了他这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记忆,很多人围在大街上一家卖暖水壶的店门口看热闹,像是发生了什么事,带着好奇胡斌也挤进了人群当中一探究竟,一个大概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正跪在暖水壶店的大门口,她低着头不说一句话,一头蓬乱的头发遮住了她的整个面孔,以至于胡斌有些看不清小女孩的脸长成什么样子,不过这小姑娘看上去像是有什么事在求暖水壶店里面的人帮忙,此时此景令胡斌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去拉起跪在地上的小女孩,全都成为了过往的看客,胡斌几经询问身边的人才知道,这小女孩以前是给这家水壶店送水壶的,这几个村的人几乎都认识她,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竟让店主给赶了出来,小女孩没了办法这才一直跪在水壶店门口,周围看热闹的人又纷纷开始议论起来。

  胡斌走进这家暖壶店找了他们的店主想问个究竟,后来这家暖壶店的店主告诉胡斌,这小女孩是他们家雇的短工,每天要是有顾客订了暖水壶她只负责往周边的几个村子里面送水壶,并且会按照她送水壶的个数定时的给她发一部分工资,跟暖水壶店的老板又稍稍的聊了几句,胡斌这才走出了暖水壶店的大门,心想这么小的一个小女孩,像她现在的这个年龄应该是呆在家里跟弟弟妹妹玩,在学校里跟同学们一块儿学习,怎么会一个人跑来暖水壶店里打工呢?难道她的父母都不管她了吗,带着许多疑惑,胡斌最后决定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p#分页标题#e#

  小女孩名叫巧儿,今年十一岁,今年刚上初二,父母在她出生后不久便在一场车祸中意外的去世,巧儿从小被奶奶抚养长大,她与奶奶相依为命多年,她家的很多亲戚都避而远之,都怕巧儿和她的奶奶会给他们带来什么麻烦,巧儿奶奶年事已高,这一直以来都靠乡里面民政部门每个月给予她们一些补给生活,所以家里经济状况入不敷出,一位老大爷话语刚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便摇着头离开了,是啊!人有的时候就像这暖水壶,外表看起来冷冰冰的样子,这内心却是无比滚烫的热情,而有的人却长着一副向善的面孔,而内心却从没有过感动。

  他拉起跪在地上的小女孩,带着小女孩回了村里,在回来的路上小女孩告诉他,暖水壶店的老板在骗她,明明跟她说好了只要她能够一天送二十个水壶就给它发三十块钱作为提成,但小女孩昨天一天跑了好几个村子一共送了五十多个水壶,但老板却只付给了她三十块钱,她觉得很不公平,今天早上就跑到暖水壶店去想问老板要回那多余的部分,没想到老板以大欺小,死活都不给她钱,看着面前这位小姑娘有些生气的模样,胡斌忍不住轻轻地笑了起来,不敢做声怕巧儿听见,后来胡斌告诉巧儿他已经帮她从暖水壶店老板哪儿要回了那超出的部分,巧儿高兴得半天合不拢嘴,这才停了下来便不再抱怨。

  当巧儿带着胡斌到了她家,胡斌内心为之一震,这儿是一个百十米大的院子,院子里的房屋是用木头搭建的瓦房,结构非常简单而且十分破旧,大门口摆放着百十捆玉米杆,几根柱子稳稳的在屋檐下支撑着,几片从屋檐上掉下来的碎瓦片在地上都已经长了青苔,屋檐下的水沟里放了一个破旧的塑料大缸子,巧儿一进屋就迫不及待的把工钱全额到手的事告诉了奶奶,奶奶听到后也是笑得合不拢嘴,还不时的夸赞巧儿能干,巧儿奶奶已经上了年纪,她满头白发,脸上松弛的皮肤下两块颧骨高高地翘起,看上去瘦小的身子骨还算硬朗,她一见巧儿便一把将巧儿紧紧地搂在怀里。

  下午胡斌去找了村长,想了解一下巧儿和奶奶的情况,后来村长告诉他,巧儿从小就没有了爹娘,和奶奶一直相依为命,以前有好心的人知道巧儿父母的车祸后想把巧儿领到城市里去养,可巧儿的奶奶死活都不同意,非要让孩子跟着自己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儿,亲手把她养大成人,以前除了每个月领乡里面民政部门的生活救济金以外,村长还每个月按时的给她俩送去一些粮食和蔬菜,一天天的巧儿也渐渐地长大了,往后上学的费用和生活费用也成了村长担心的问题,还不时的向胡斌求助,说他是从大城市来的,能不能想想办法将巧儿和她奶奶的事情公布出去让社会各界的媒体都来关注这件事,希望社会上的好心人士都能够伸出援助之手来帮助巧儿。

  胡斌见村长也算是个国家干部,能这样处处的考虑到老百姓的生存问题,实在是难得,胡斌没有来得及考虑,答应了村长愿意回去想想办法,村长听后连声低头道谢,并答应了胡斌愿意收留他在自己家住下。

  在村里的这几天,胡斌除了到一些旅游景点拍照以外,几乎每天下午都会买些水果和文具去巧儿家里看望巧儿和奶奶,后来巧儿奶奶告诉胡斌,自从巧儿父母车祸以来,自己一个人把巧儿拉扯大,她越来越老了,总不能一辈子都陪在巧儿的身边,总会有离开的那一天,之所以自己能活到这么高的岁数,完全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现在还放不下巧儿,每当说到老人的痛处,巧儿奶奶都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在旁边听话的胡斌心里也一阵酸楚,半天不知道怎样去安慰老人,他知道老人这个年龄应该是颐养天年的时候,可这么多年来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居然还有这样一个老人还为一种责任顽强的活着。

  胡斌临走的时候给村长要了联系方式,他告诉村长自己愿意帮助巧儿,他会把巧儿的事情告诉给社会各界的媒体,让他们呼吁社会的爱心人士来关心巧儿。但当胡斌真正的把这件事告诉媒体的时候,他们却一一拒绝了,他们告诉胡斌在中国西部还有千千万万个像巧儿一样贫穷的孩子需要同样的帮助,所以巧儿的事例将不能够作为一个社会热点,胡斌也为此事气得三天肚子里都滴水未进,他恨这个社会的冷漠,恨这个社会的良知和拜金主义的愚昧,但他并没有放弃帮助巧儿的想法,他并没有把巧儿的事告诉父母,既然这个社会是如此的冷漠,不能呼吁更多的人来关注社会的这些弱势群体,单凭父母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回到学校以后胡斌每个月都会从父母给自己寄的生活费里面扣除一部分又给村长寄过去,少的时候一两百,多的时候能省个四五百,他想巧儿和奶奶有了乡里面的补贴和自己的资助暂时生活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就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一年多,突然有一天村长给胡斌来了电话,说巧儿奶奶病逝的消息,村长还告诉胡斌老人去世的时候还特别嘱咐村长务必转告给自己,巧儿这辈子就交给自己照顾了,老人到咽气都硬是没有闭眼,胡斌听后便觉得更加的难过,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老人走了,后来村长叫了村子里的几个人把老人简单的下葬了,也把巧儿安排在了市里面的中学里住校,按照规矩老人过世以后乡里面的财政部门是不能够再给巧儿每个月的生活救济的,但乡里面的领导也考虑到巧儿的情况有些特殊,再加上村长的苦苦哀求,最后又为巧儿争取到了乡里面财政部门每个月一百元的生活救济。

  最后巧儿在她的中考语文试卷中写了《让自己好好活下去》这一篇作文,她在里面不仅提到了自己与奶奶相依为命生活的点点滴滴,还提到了我和村长帮助她的故事,这篇文章感动了所有的阅卷老师,后来我在**满分作文栏目中搜到了巧儿的这篇文章,当时我读完这篇作文以后,心中如刀绞一般难受,里面除了许多感动的画面以外,还有的就是一个十四五岁小女孩无助的时候在心底激励自己活下去的勇气,我想正因为如此才感动了在场所有的阅卷老师。

  后来巧儿也因为中考的高分考上了丽江市里面最好的高中,她平时在学校里不仅成绩优秀,而且每个假期都会到市里面的小饭店给人家打工,胡斌心疼她告诉她只要她好好学习,上学后学费的事他可以为巧儿想办法,令胡斌没有想到的是,巧儿告诉他她自己已经长大了,要学会为哥哥分担一些负担,哥哥现在也还是一个学生,大学高昂的学费和生活费都还得靠家里,她不想哥哥为了巧儿,自己在学校忍饥挨饿把生活费都寄给了巧儿,听到巧儿的话,胡斌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把眼眶里翻滚的泪水又咽了回去。

  其实胡斌有件事一直瞒着巧儿,自从巧儿上了高中,每学期上千元的学费,再加上每个月几百块的生活费,胡斌就算把自己所有的生活费全部拿出来也不够,所以他就在学校旁边的一家面馆找了一份小时工,每天只要胡斌没有课的时候他就会去面馆帮忙,每个月能从面馆老板哪儿拿到四五百的工资,面馆的老板也为他做的事情感动,所以很多时候就算胡斌做错了事也不会刻意的去为难他,按月准时给他发烟台癫痫专科医院在哪里工资,这件事胡斌就连他的父母都没有告诉,为的就是自己能够一直帮助巧儿,让她不再为学费和生活费的事发愁,能够安心的在学校学习。#p#分页标题#e#

  后来胡斌毕业了回到家乡,在县城里面的一家银行找了一份工作,有了工作胡斌再也不再为巧儿的学费和生活费发愁,每个月除了给巧儿寄上五百元的生活费以外,自己也往家里寄一部分钱,这一年巧儿念高三,胡斌工作也有些忙顾不上去看巧儿,不过这一年以来他偶尔也会给巧儿的班主任打电话去问问巧儿的学习情况,他在心底暗暗的告诉自己,不管巧儿最后高考结果咋样,都得给她凑足够的钱让她自己出去好好的放松放松,高三这一年自己是个过来人,有多少泪,有多少苦都咽在了肚子里。

  后来不负胡斌的重望,以六百多的高分夺下了省里面的第三名,这胡斌心里除了欣慰还是欣慰,高兴得整夜整夜都睡不着觉,巧儿高中的校长知道巧儿的情况,最后给她联系了外省的一所免费师范院校,这所高校的领导查看了巧儿的高考成绩和调查了她的家庭情况,最后决定免去巧儿四年在大学所有的学费和书费,还每个月给予巧儿伍佰元的生活费补助,还答应为她向省里面递交勤工俭学的助学申请,这个消息让巧儿简直有些难以置信,她最后同意到这所校长推荐的师范院校去上大学。

  录取通知书下来后不久,开学的日子也到了,辞了市里面小饭店的小时工,回村里给父母和奶奶上完坟,巧儿背着行李一个人乘上了通往外省的列车,她心里在想要是奶奶九泉之下有知她一定会很高兴,一直以来奶奶都盼着巧儿能够比别家的孩子有出息,今天巧儿做到了,整个村里就巧儿一个人考上了大学,整个学校就巧儿的分数最高,可惜奶奶不在了,要不然她会亲自为巧儿做一顿平时巧儿最喜欢吃的糖醋鱼,巧儿坐在火车的座位上,用手背擦干了脸颊上的眼泪,一个人静静地看着窗外,看着这熟悉而又值得怀恋的故乡离自己越来越远。

  到了学校巧儿还经常给胡斌写信,除了告诉他一些学习上的事以外,好几次她都鼓起勇气告诉胡斌,她想有个家,现在她已经长大了,心中一直深藏着一个暗恋的人,她想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他,起初胡斌都没有太在意,他认为每个人在青春期都会或多或少的对身边的异性产生好感,这是很正常的事,还在回信的时候常常安慰着她,不过后来胡斌才知道巧儿所说的那个一直以来暗恋的人竟然是自己,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巧儿会喜欢上自己,一直以来他都把巧儿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看待,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不求任何回报的,而且从来都不敢有一丝的非分之想。胡斌知道自己与巧儿的年龄相差比较大,也许是巧儿现在还小不懂事,对自己产生好感也是很正常的事,或许等她长大已后就会明白其实自己对她的好,这一切并不是爱情,但是他又不想伤害巧儿,最后在内心挣扎了一番,胡斌最后决定答应巧儿,他在信中写到,只要巧儿大学毕业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那个时候也不嫌自己年龄大,就答应跟巧儿结婚。

  巧儿收到胡斌的信,高兴得掉下眼泪,因为在她经历的这么多年以来,除了胡斌再没有那个男人会对他这么好过,能真正走进她心里的也只有胡斌,她要用自己的这一辈子去报答胡斌对自己的好,因为这样她就会有一个可以牵挂一辈子的人,在这青涩的岁月里,胡斌留给自己的不只是泛黄的老照片里面的记忆,而是为自己在心里亮起了一盏可以导航的路灯,让她永远也不会迷失回家的路。

  两年以后的一个冬天,巧儿收到了一个让她怎么也不敢相信的一个消息--------胡斌已经检查出了胃癌晚期,巧儿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愣在了原地,脑子里满是自己和胡斌曾经那些最美好的记忆,因为胡斌和自己早就有过约定,等她毕业了,他们就结婚的,他怎么可以一个人就这样走了,留下巧儿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巧儿买了一张当天晚上开往长沙的火车票,她要亲自去问胡斌,他心里是不是已经不再爱巧儿了,自己临时编一个谎言来骗巧儿。当巧儿到达长沙市医院的时候,躺在床上的胡斌几乎已经说不出一句话了,他从自己的枕头下面掏出一篇作文,上面醒目的写着“让自己好好活下去”这个标题,一直以来胡斌都悄悄的把这篇文章收藏着,每当自己感到生活很疲惫的时候他都会暗暗的在心底告诉自己,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让自己好好的活下去,巧儿已经成为了他自己唯一的精神寄托。

  在给胡斌办完后事,胡斌的父母告诉巧儿,胡斌在临走的时候留给巧儿一封信,无论如何都得把它交给巧儿,让父母为他完成最后一个心愿,巧郑州癫痫病重点医院儿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银行卡和胡斌对自己的遗嘱,这张银行卡是每年胡斌为巧儿存学费和寄生活费用的,他在到死都没有忘记照顾巧儿,因为曾经他答应过巧儿的奶奶和村长,这辈子一定要把巧儿照顾好,他做到了,因为银行卡里还存着巧儿最后一年的生活费,胡斌在遗嘱上写到自己这辈子没有完成的心愿,也是自己这辈子最想完成的心愿-------到西北贫困山区去支教,他想把自己所有的爱全部都献给山区里有梦想的孩子。

  后来巧儿毕业后,她的同学有的进了事业单位,有的进了国企,有的自己选择了创业……而巧儿拒绝了和所有的公司签合同,坚决选择去西北贫困山区的希望小学去支教,曾经她的同学都问她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路,她总是笑着告诉她所有的同学,她答应过要为胡斌实现他最后的愿望,她不能言而无信。

  在巧儿毕业后不久,她便一个人来到了西北甘肃静宁县的一个小山村,这儿的地处西北偏远山区,自然条件十分恶劣,没有公路,从静宁县城到达这所希望小学还得步行几十里的山路,以前来的老师都受不了,最后都纷纷离开了,这所希望小学一共就十几个学生,一个老师,他也是这所希望小学的校长,年龄大概五六十岁,这几年以来他一直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培育了一代又一代祖国的花朵,学校里面的这些孩子他们全是这个村里的孩子,村里大部分像他们这个年龄的孩子都已经不上学了,都选择在家放羊。校长一听有新老师要来学校教孩子们念书,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没有来得及多想,赶紧将学生们叫到校门口集合迎接巧儿,看见一个个可爱的孩子,巧儿心里甚是感动,她在心里暗暗的发誓一定要说服自己在这所希望小学待下去,为了实现胡斌的愿望,同时也是为了实现山区孩子们的梦想,自己没有理由像别的老师一样离开这儿,后来这所学校的校长告诉巧儿,他已经在这儿工作三十几年了,对这儿的一草一木都有了很深的感情,后来大家都叫他徐校长。

  一间破旧的教室,几张整齐的木课桌,一块自制的脱了皮的大黑漆活动黑板,自从巧儿来了这所学校,每天她不仅教孩子们读书认字,课余时间还教孩子们画画,唱歌,她来了以后在这儿定下了一条不变的规矩就是每周一早上要排队升国旗,还得自己唱国歌,这儿的孩子们都很喜欢她,她也因此在这儿和孩子们有了很深的感情。#p#分页标题#e#

  后来这所学校又来了一位年轻的男老师,比巧儿晚了一届,他叫杨阳,他告诉巧儿自己也是从这所小学毕业的,而且今年大学刚毕业,他答应过徐老师等到大学毕业以后就回来接他的班子,继续留在这所学校当老师,令他很是吃惊的是,凭巧儿的条件怎么会选择来这么落后的山村当老师,当巧儿回答他是为了孩子们的时候,杨阳感动的差点当场就掉了眼泪。

  后来他们俩就在这所学校里相互搀扶着,相互鼓励着,因为他们心里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做一块孩子们的垫脚石,让孩子们踩在自己的肩膀上走出大山,第二年新学期开学的时候,杨阳和巧儿到县里面去为孩子们领教材,下午从县里面回来的路上,不巧遇上倾盆大雨,本来山路就不好走,再加上现在又下起了瓢泼大雨,这山路变得更加泥泞,巧儿不小心踩了个空,最后连同背上背着的教材一起滚到了山脚,当杨阳找到她并把她背到县医院的时候,医生告诉杨阳巧儿因为脑部失血过多,送来太晚了,已经抢救无效了,现在恐怕能撑的应该就只有几个小时了。

  杨阳一直守在巧儿的床边到深夜,当巧儿醒过来的时候,杨阳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在一起这么久了他们彼此都对对方有了好感,现在巧儿要走了,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最后巧儿告诉杨阳在她死后,叫他把自己的骨灰拿去烟花厂做成烟花,在开学的第一天晚上就放烟花给孩子们看,她要为孩子们完成他们的一个心愿,也是巧儿最后一个能做的,曾经孩子们告诉她,他们都只是在课本上读到过什么是烟花,却从来都没有亲眼看见过,他们想像城里面的孩子一样看一次漂亮的烟花。

  后来巧儿死后,杨阳真的将她的骨灰拿去烟花厂做成了烟花,在开学的第一天傍晚,杨阳就将所有的学生叫在操场集合,先是唱国歌升好了红旗,然后点燃了烟花,孩子们呆呆地站在操场上看着烟花筒里面的烟花一发一发地抛向空中,然后在天空变成美丽的烟花,他们真的看见美丽的烟花,巧儿真的为他们实现了他们能够像城里面的孩子一样看烟花的愿望,后来杨阳告诉孩子们,巧儿老师因为工作优秀被县里面的领导调到县中学去了。

  作者:莫问剑

  

© zw.tnhvd.com  盛三公子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