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有人道 >  正文内容

那是不能说的秘密_经典文章

来源:盛三公子网    时间:2020-10-16




  ”鲁克,你在干嘛呀?和我们一起玩捉迷藏吧!站在我面前的同班小胖说道” 。(四年级二班)

  “我坐在地上用手指画着圈,他身后跟着比他小一点的男孩和一个女孩,男孩头发很卷也很亮,他用祈求的眼神盯着我,没有说话”。

  “女孩身材娇小,还有她那引人注目的长辫,她四处张望,像是看见新奇的事物,让她不在等待我们死寂般的对话。”

  这时,女孩走到我面前声音很小说道:“你是不是不喜欢和我们玩呀”?

  唯唯诺诺的我盯着女孩明亮的眼睛没有说一句话。

  这时小胖强行拉我起来说道:“给你介绍一下我的两位好朋友。男孩叫雷克,女孩叫馨儿,我相信你会喜欢他们的。”

  我没有说话,推开挡在我面前小胖,跑到前面一棵柳树下,坐在长椅上。小胖用气汹汹的眼神看着我。

  男孩和女孩一脸惊异的表情,没有说话,小胖看了我最后一眼。拉起他们跑到邻近一条陈旧小巷里不见了踪影。

  五月的阳光很暖,照耀在我的胸膛,浮动在天空上的云,在蓝天中奔跑、嬉戏,不时的突然跑到山后去,又相互拥抱后再次分开。我摩挲着脚掌,垂下了眼睛感觉自己被人暗中监视。

  突然抬头,一位看上去很年老的男人站在我旁边,他看着小胖和他两个朋友离去的那条小巷,缓慢的走到我面前,微笑着对我说道:“你好!朋友,我能坐你旁边吗?”

  他很干练、亲切,让人觉得很舒服。我没有说话,挪动了一下身体。身后摇晃的细柳飒飒作响,飞落下无数个长柳叶,呼吸中带有一种又甜有苦的味道,空中的、地上的……一切都是躁动不安的。

  “你为什么不跟他们一块玩。”男人说道。

  我低着头,像是被人解读了心思一般,我注视着坐在我面前的这个男人,思考是否可以信任他。

  我…………“我支支吾吾的正要回答。”

  他打断了我的回应,笑着说道:“你知道我们坐的身后,这棵柳树存活了多少年吗?”

  这么说吧,“它让每个人的心中都代表着什么意义吗?”

  我抬头望向茂盛纤细的柳枝,它很轻,和天空的白云随风摇摆,还不时点头,轻抚着脸颊。我看向坐在我身边男人,他目光注视着远方,像是思索着什么。我生怕他对刚才的问题作出回应,胆怯起来。

  男人开口说道:“从我记忆开始我就住在这座小镇里,直到现在没有离开过,我的生命是这座小镇赋予我的,每到这个季节我都会来这里看望它。”

  而这棵柳树……

  突然间男人停顿了,没有言语,他脸色瞬间苍白,眼神迷离,嘴唇微微颤抖,我被这眼前的一幕吓呆了,不由的握紧手指间隙,心像无数个锣鼓猛烈敲击,他低着头闭上了双眼,就在这时他深吸了一口气。

  喃喃的说道:“你跟他很像。”

  我被他这番话所衡水癫痫病治疗的费用惊讶不已,不由得发出声响。

  “啊……”

  他好像没察觉出我的这一声惊讶,“我眼神呆滞地望着他,如此近的距离我看到他长了皱纹,刚才的状态让他面容憔悴,让我欣慰的是,这时他的眼睛湛蓝且炯炯有神。

  “你在想什么?”他声音嘶哑的说道。

  我低下头欲言又止,近在咫尺的对话,很压抑,感觉自己的身体血脉膨胀,无处迸发。

  “我想你应该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他缓慢且停顿的说着。

  期盼的眼神等待我的回应,“我微微一笑,清了清不协调的喉咙,尽量不要说的听起来俗不可耐。”我调整了一下身姿,微风吹动着周围的一切,发出沙沙的声音,让彼此显得不在过于尴尬和悄无声息。

  “我……想找到我的亲生母亲,我只记得母亲在我记忆深处没有一丝印象,我不知道她在这个世界上,还是去世了。而我的父亲跟另外一个女人结婚了,现在我只有我亲爱的爷爷,有时候梦里经常梦到我的母亲,但我看不清她的脸庞,母亲一直在呼唤我的名字,有时在耳边,有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站着不说话,我能看得见,也能触碰得到。那一刻我觉得我非常幸福和快乐,是另一个自己。可是醒来就不是这样了。”

  “孩子,我和你一样,即使我们有万般痛苦和煎熬,也要笑着面对每一天的生活,世界对每一个人很公平,但有些人被世界忽略,但他们依然对生活充满敬畏,失去的人或事,他们只是在考验我们的心,如何去面对。孩子,镇静起来,我们不该沉溺于此。”

  男子说完这番话,眼角流出几滴眼泪,他控制不让自己流出更多的眼泪。这时不知怎么了,有千般万语想倾诉,而面前这个男人让我很恍惚。

  男人站起身在面前来回徘徊,时不时看向小胖和他两个朋友离去的方向。突然男人蹲下身,握着我的手说道:“你的名字是鲁克对吗?”男人眼睛里带着闪烁,苍白的路脸缓和了不少。我低着头又抬起头支支吾吾的说道:“是……的,我的名字是鲁克。”“很好,你现在什么都不用说,你愿意和我成为朋友吗?”

  哦!忘了告诉你,“我的名字叫麦奇。”你愿意留下来吗?我是说:“你会来这儿是吧!我的朋友!明天我在这里,如果你信任我,我们做个约定,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说,我相信你会来的。”

  男人说完这些话我陷入了沉思,想着刚才男人对自己说的话,脑海里莫名浮现出奇怪的画面,只是一时半刻说不上来,当我看向远处时,注意到男人已不在我身边了,不知什么时候离开的。

  太阳从远处慢悠悠的躲向山后,光晕在山顶若隐若现上下浮动,头顶稀薄的云像是对自己微笑。鲁克突然间想到男孩和女孩,离开时看他的眼神,自己为什么不能像云一样的微笑去对待,他咬着干裂的嘴唇,手在裤边摩擦,想象自己做错了事情,他想哭可是他还不能哭,就在鲁克揉着眼睛里的眼泪不让流出来,小胖从远处大声喊道:“笨蛋,站在那里干嘛?你父亲叫你回去,等着挨打吧!”

  小胖虽然说话不太好听,粗声粗气的,但在学校里鲁克被其它班级里的学生武汉市看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欺负,小胖会第一个站出来,挡在鲁克面前。

  鲁克冲小胖微笑点头,他马上回家,天空的云已经没了踪影,他想,应该也回家了。

  Ⅱ争吵

  穿过西门街道,右拐有条巷子就是鲁克的家,二层楼有些破旧,不过还有些色彩,鲁克推开沉重的红珊门,走进客厅,跑上二楼自己房间里,就在鲁克,关上自己的房间门时,突然客厅一角传来争吵声,他清楚是父亲和后妈的声音。

  鲁克坐在楼梯间低着头,他听见他们的对话。

  “莉莎,你听我说,不管如何,他还是一个孩子,你应该明白,都是我一个人的责任,这些年对他照顾不周,我是个失败的父亲,可我有自己的苦衷,你应该理解我莉莎”!

  “理解你?你说过很多遍了,鲁安,自从嫁给你,这个孩子一直捣乱我跟你的关系,还有,上个礼拜让他帮我打扫客厅,他……竟然骂我是坏女人。”

  莉莎已经泣不成声了,她或许想要一个拥抱或一句安慰。

  “对……不起!,我会处理好我们之间的关系的,给我点时间莉莎,让我好好跟孩子沟通,相信我。”

  鲁克抱着头在两腿间用力挤压,眼泪在地板上,滴滴作响,他站起身尖叫声在整个屋内回荡,转头冲向房间,用力关上房门。砰!”

  房间内是粗糙陈旧的地板,和一张父亲从邻居那里捡回来的废弃木质床架,改制成的一张床,还有床头柜放在一旁的角落。窗台上放着鲁克最喜爱的看的《父与子》、《小王子》,这些书籍是小胖借给鲁克的。纱窗在书籍封面上来回抚摸,黄昏的光晕透过纱窗在《小王子》金色领带浮现出橘黄般的色彩,这是鲁克第一次见到。

  声音让正在走出客厅里的父亲震惊不少,安慰好妻子以后,他准备上楼去看看,他知道这个时候鲁克已经回来了,父亲轻轻地敲着鲁克的房间门,没有声响。

  “鲁克,我知道你回来了,出来吃饭吧!噢!今天玩的开心吗?”

  房间内,鲁克在床边的角落大声喊道:“我不吃饭!”

  “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或者谁欺负你了,和我说说好吗?”

  房间内没了声响,父亲咬着嘴唇想再次开口说话,但他咽了回去,他很清楚鲁克的脾气,也没在说过多的话。“饭菜给你放在冰箱里,你饿了自己拿出来热一下吃,我回房间了。”

  回到房间,莉莎在床边整理自己妹妹(莉娜)的这些照片,和她的一些合影,已经有两年多没见面了,妹妹嫁给了外省一个屠夫,已卖肉为生,她们彼此相爱,想到这里,莉莎抚摸着照片中的妹妹,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看到丈夫进来,莉莎把手中的相册合上放在床边。

  “鲁……克,怎么样了?和他怎么说的,”莉莎说道。

  “他……他好像情绪不好,也不吃饭,让他自己安静一下吧!”这个孩子……

  莉莎翻了个白眼没有再继续说话,“她心中坚信,会做个好母亲的。”没有多想,拿起放在一旁的相册向客厅走去。

癫痫发作的急救办法  夜晚降临,客厅里橘黄灯光寂静的可怕,另一个房间内父亲和后妈在商量装修客厅跟房间的事情。

  鲁克在自己房间里捧着小胖借给他的《父与子》坐在窗前,月亮偷偷的在窗前上空看着他,更像是守护着他一般。

  似乎之前听到父亲跟后妈的吵架并没有对他产生负面情绪,他看着漫画中的克里斯蒂安对父亲卜劳恩的各种调皮和捣蛋,不由的发出咯咯的笑声,还有对儿子克里斯蒂安的爱子之情,这些鲁克是多么渴望,渴望父亲也像漫画中的父亲卜劳恩对儿子克里斯蒂安的爱意,这些都是鲁克一直向往的生活。

  鲁克抬头看向空中的月亮,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是今天在柳树旁和自己对话的男人,说明天让我去那里,也就是周末,不……知道男人是想说什么,自己想不通,不过看男人的眼神,鲁克可以相信真的可能有话想对自己说,他没多想。把手中的漫画放回原处,从窗台上跳下来,爬上床钻进被窝里,偷偷看了一眼月亮。

  清晨,鸟儿在窗外未开枝的树梢叽叽喳喳,五月中旬的阳光在鲁克房间停留了一会,床边的闹钟也随之叫了起来,“叮叮当!叮叮当!”

  鲁克伸了个懒腰,眼睛盯着白色有些破旧的天花板,嘴角挤出个微笑,他知道今天中午是和男人(男人的名字麦琪)约定好的时间,从床上翻身下来,穿好鞋,鲁克下楼梯来到客厅,客厅里悄无声息,父亲的房间门开着,他借着去卫生间的方向走去看了一眼,房间内没有人 ,他知道自己已经睡过头了。

  父亲和莉莎周末开车去了方圆十里的市区,那里有他们需要的装修材料。已经褪色了的红色越野车身,在蜿蜒的道路,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各位耀眼。

  鲁克简单的洗漱完,来到厨房一角,在打开冰箱的时候,他看见贴着冰箱贴,用黑色的油笔在上面写着“鲁克,早餐给你放冰箱二层了,是你最喜欢的三明治,我和你爸出去一趟,周末玩的开心点,爱你。!”工工整整的字体,他很清楚,不是父亲的,顺势从二层拿出三明治 ,咬了一口,蓝莓夹心是他最喜欢的,草草吃完,来到二层打开百叶窗,让阳光洒满整间屋子,走出房间,鲁克看了一眼窗台的《小王子》露出大大的微笑。

  穿过利特街道,前面不远处就是鲁克经常来的辛迪树林,也是昨天和男人约定好的地方,他心里莫名的恐慌,不知见到男人开口说什么。

  “嘿!我的朋友,鲁克,我知道你会来的。”不知那个方向,男人在我背会大声叫道。

  我四处张望,根本没见男人的身影,我低头不语,男人突然从一旁的柳树后跳出来,使了个鬼脸,我挤出个微笑向男人打招呼。

  “来,我们去坐那边,”男人命令的口语说道。

  “我想坐这边靠柳树的长椅,”我支支吾吾的说道。

  “好,听你的,”男人微笑走了过来,和我并肩坐在一起。

  “我的朋友!还有几天就开学了,怎么打算?”男人愉快的问道。

  “还有两天……”

  “嗯,很好新学期马上就要到来了,我的孩子最近才从外省转过来,我河南看羊羔疯好的专科医院想让他陪在我身边,看着他长大,”男人语重心长的摩挲着脚下的沙砾说道。

  春季稀松的柳树在阳光下拖出茂密的长影,太阳若隐若现的在我和男人的肩头晃动着。

  “噢!叔叔,你……你想对我说什么?”

  “嗯……!昨天跟你打招呼一块玩的男孩是我的孩子,他的母亲在他四岁那年因得了重病去世了。我就这么一个孩子,我只想让他过得幸福、快乐,仅此而已,就这样……”男人深情有些暗淡,透露出一些难言之隐。男人缓缓的继续说道

  “昨天你好像有话对我说吧!不过……我一个四十多的中年人,知道你们孩子心里怎么想的,世界上有太多的悲欢离合,我们无法阻止、也无法面对不可否认的事实,我记住你的名字了,叫鲁……克。”

  面对眼前这位略带亲切的男人,鲁克脑海里浮现出种种他和父亲平日里的相处,他何尝不想父亲跟他说一些父子之间的亲情,也许自己的童年时光有某种意义。

  “鲁克!鲁克!你……在想什么?”

  “我……我在想开学会遇到那些学生,”男人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支支吾吾的岔开了话题。

  “嗯,很好,好好相处吧!也行你会遇到好朋友的,相信自己,”男人的大手温暖的将我的小手握住,让我感到有些错觉。

  “对了,他也跟你一所学校,如果有什么事跟叔叔说,不要介意,我还希望你能跟我的孩子成为好朋友,答应我好吗?”男人微笑的看着我说道。

  “嗯,我会的”挣脱男人的手,远处传来轰轰轰的震动,和火车的鸣笛声,转移了我和男人的视线。

  看着绿皮火车在铁轨上拖动着前行,树枝上几只栖身棕色的麻雀展翅逃走,飞到对面空旷的田野里。

  “有什么东西是你热爱并且最喜欢去做的,一个未完成的梦想?”看着火车移出了视线,他加了一句说道。

  “希望自己幸福快乐。”我结结巴巴地说。男人笑了,他笑的太大声,远处的几只麻雀没了踪影。我头低低的,两只手在大腿下掐着自己。

  “我不是要嘲笑你,只是你的回答有点出乎意料,如此而已。”远处柳树被太阳晒的微微颤抖,我更是不敢直视男人。

  “那你想怎样让自己幸福快乐呢?”

  “我不知道”我怯怯地说。

  他拍拍我的膝盖,站了起来。“好了,不为难你回答这样的问题,现在已经中午十二点了,我该回去给孩子做饭了。

  “好吧!叔叔……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说吧!相信我能办到。”

  “今天跟你说的话记得保守秘密,我不想让别人取笑我,”男人表情怪异的想了想开口说道:“没问题,不会告诉任何人。”

  我跟男人道别,剩自己孤零零一人还有身后这颗柳树,逗留了一会儿,比平日的时间早了一小时回家。客厅的一角壁纸已经泛黄,地板踩起来会吱吱作响,我仔仔细细的端详着,突然看到一些不属于我的童年片段。

© zw.tnhvd.com  盛三公子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