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畜君者 >  正文内容

描写家乡的抒情散文随笔_散文

来源:盛三公子网    时间:2020-10-16




  家乡,虽然没有泰山那样雄伟的峰峦,也没有香山那样死活的枫叶,但他四季风光如画,谁见了都会赞叹不已。下面美文阅读网小编为大家带来描写家乡的抒情散文随笔的内容,希望对你有用。

  描写家乡的抒情散文随笔篇一:家乡的小镇

  小镇只是宁南山区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镇,和其它的山区小镇没有什么两样,依山傍水,民风淳朴。由于比邻陇东地界,这里浸染了陇东文化遗风,走在小镇上,随时都能听到那再熟悉不过陇腔陇调,秦声秦韵;让人既感到生活在宁南山区,却又笼罩着一种浓郁陇东文化气息。

  每次回老家,总是早早地把目光伸像窗外,总是事先告诉司机务必“在××小镇”停车,生怕由于自己沉浸于小镇的回忆中而坐过头。但是真正到了小镇,望着小镇的破旧与狭小后,又总是思潮澎湃,心情难以平静,感慨岁月的无情、时光的短暂、生活的变迁。

  小镇曾经热闹过,繁荣过。城市化浪潮使这里显得衰败和凋蔽。你瞧,小镇的北面的派出所,供销社,食品,邮局、信用社,粮所;林业站,镇的南面卫生院,兽医站。现在改建的改建,撤掉的撤掉,连个门牌都没有。铁铺,裁缝铺早已消失,一些小商铺简陋的甚至连个店名都没有。尽管小镇这么小,这么破,但在方圆百里却家喻户晓。

  我十七岁前,我一直生活在距离小镇不远的村子里,小镇的朝朝夕夕,小镇的兴衰变迁,众人皆知。就连留在记忆深处的往事竟是那般的深刻,铭记于心。虽然小镇有些落后,很狭小,也很古朴。大家没人说它的是非曲直。没有它给人们留下一些像样文化遗产。但即使这样,做为家乡人,仍有“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的感慨,而且随着时间和岁月的更替,这种感慨越来越萦绕在灵魂的深处。

  有时站在镇上这头吆喝一嗓子,镇上的那头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真有一种“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彰”的感触。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说往事泪先流。”小镇勾起了我对儿时记忆的无限向往……

  曾经,缠着不经常回家的父亲,拉着父亲的手,在食品门市部前闹着要糖吃,对我宠爱有加的父亲,当然不会让我失望,在糖没有过秤,手已伸进秤盘里,开始往兜里塞的幼稚举动,也有糖纸不剥,往嘴里喂惹得服务员朝父亲笑的尴尬局面。

  不会忘记缠着母亲,在小镇唯一一家的油饼摊,让母亲买油饼吃的情景。那油香味散得很远,很远,整个小镇都能闻的见。尤其油饼滩的回族大娘做油饼麻利的身手,把那扞圆的面团放进沸油里,沉下去,又浮起来。在沸油的滋润下,圆饼须臾变得丰腴饱满。颜色也从乳白到嫩黄,直到金黄,让人看着赏心悦目。

  看着别人你一个我一个地买,不懂事的我有种不买坐在地上不起来的架势,逼得母亲没法,不得不用少买油盐的代价,满足我吃油饼的愿望。现在想起来,梅州市癫痫病中医治疗法除了感慨那时生活条件的贫乏外,恐怕再也找不出什么让我对油饼感兴趣的理由来。

  曾记得,在镇文化站因看电视录像《霍元甲》而旷课,被老师知道后让我回家请家长,差点挨母亲笤帚疙瘩的惩罚。曾记得镇广场看晚上放映的露天电影,有次竟然睡过了头,等冻醒后发现周围黑洞洞的,从来没有在别的村子留宿的我,在怨恨同去的伙伴同时,畏畏缩缩蜷在镇广场的戏台一个旮旯里,可怜的过了一夜的情景……

  也不会忘记在小镇的那座旧桥上所发生的惨案,一件我让一辈子无法抹去的的往事。

  一位老汉赶着毛驴车,驮着山货,当经过旧桥时,正好有汽车经过,也许汽车司机认为老汉的毛驴车挡了汽车去路,连按几次喇叭,也许因为喇叭声音太大,惊了套车的毛驴,毛驴连奔带跳,连人带毛驴一下子栽进了没有栏杆的小河里,老汉当时就断了气。驴也折断了脖子就地躺在河滩上。正在随母亲赶集的我,和母亲随着人潮赶往出事旧桥下时,看到的除了众说纷纷的赶集人,和盖着衣服躺在平板上的老汉,和不远处死去的驴子。这也是小镇给我留下的最深刻的伤心事。后来听母亲说,老汉的老伴失去依靠,在老汉下葬的一个月后也悬梁自尽的悲剧……

  如今,原先那座不知何年何月建造的老桥,早已被拆除,在旧桥的旁边,又建起了一座又宽又平坦的新桥,以往那种惨剧永远不会重演。

  原先四季都流着清澈的水,到了雨季很是壮观的小河,可惜现在河水干枯了,河滩都被开发成了块块菜园有的还种了庄稼,甚至栽上了树,盖了房子……

  小镇逢集的时候,公路也变成了街面,两旁摆满了五颜六色的日常百货,瓜果蔬菜,牲畜和农具,感觉镇子的集日就是一个大杂烩。人多的时候拥成了堆,想挪也挪不动。有时人喊着让挪挪,但就挪不动,只好耐着性子等。耐不住性子,有的骂骂咧咧那骂声,那表情深深定格在我的脑海中。

  逢集日交易牲口的地方在小镇的东北面的河滩上,有牛、有驴、有羊也有猪,牲畜的表情各种各样,有高兴的,又不高兴,高兴的大概是早已不满主人的虐待,巴不得另寻新家,不高兴的是知道了主人要卖他,在那里哼唧着,又拉又尿,报复着主人,卖牲口的,坐在那里,不慌不忙地砍着价,不时伸出指头,一五一十地砍。整个镇子的西北面,成了牲畜的天下,驴叫羊叫猪叫,汇成了一支协奏曲。

  街面上这样,商店里也好不到那里去,给老人买砖茶,给孩子扯布做衣服等等,媳妇们买针线的,姑娘们买棒棒油雪花膏的,当然也有像母亲一样买油盐酱醋的。一个窄小的商店被挤得没法进出。

  街上各种各样的工具,如锄,锨,镰,犁地的犁,撸柴的耙子,梿拁,镲子,背篼,打胡基的杵子,簸箕、笸箩则是男人光顾的地方,这问问,那看看,挑着各自中意的农具。生资商店围着买化肥的。当然,也少不了买点烟叶回家卷旱烟抽,从没见那个男人买过衣服鞋帽,一年四季就那身打扮,在他们看来,一年四季在地里摸爬滚打,很少走出这个小镇,穿新的是浪费,不治好癫痫病大概需要多少钱如省下给老婆娃娃。让人感觉朴实中透着心酸……

  当然,要说小镇最热闹的时候,还得从八十年代兴起商品交流会,它让小镇着实热闹红火了,尘封许久的秦腔开始演出,不但请县里的剧团演出。乡镇府和文化站组织各村进行文化汇演。曾经销声匿迹的“皮影”艺术也悄然兴起,丰富了小镇人的业余文化生活。文化的复兴为小镇的经济繁荣也决定性作用。因为商品交流会,也促进了小镇商品的流通,小镇也成了方圆百里商品交易集散地,吸引了周边地区的商贩前来经商。

  虽然小镇人和全国人民一样,刚刚经历过饥饿与物资匮乏时期的煎熬,以及精神上的创伤。但大家还是沐浴着改革春风带来的新气象,小镇也借着这股春风焕发了勃勃生机。从此,小镇步入了它的最热闹的最繁荣时期。

  斗转星移,四季更替,时光如梭,岁月轮回……

  如今,即使赶上过去的集日,也是冷冷清清,十几家小贩把大大小小的麻袋,纸箱,一些的零碎商品沿街一字排开,这就是现在的集日,这就是我以前朝思梦想的集日情景。

  前几天看到一位网友的摄影作品,其中引用国务院参事冯骥才所说的话,很值得人深思:“过去10年全国每天消失80~100个自然村。”

  看到这段话,我暂且不提它是否属实,就小镇的现状和我看到摄影作品的图景,如果照这样下去,若干年后中国的农村会是什么样,是不是村不像村?是不是哪些挤入城市谋生的农村人老去后没有最终的归宿?

  这位网友说:“好多曾经繁荣的山村,终究没有挡得住城市化的冲击,青壮年纷纷挤入城市讨生活,一家家搬离了村庄。村里好多荒废的院落长满了一人多高的蒿草,一片荒凉。”

  其实,网友所拍摄的图景的地方距离家乡小镇并不远,而且有些乡镇的村子和网友所说的现状惊人的相似。是必然?是趋势?我无法定论。

  看看现在的小镇,那些青砖青瓦一坡水的商铺,改建成两层楼式的两用房后,反而觉得失去以往旧商铺的庄重,以前熙熙攘攘的赶集人仿佛躲藏起来似的,再也无处寻觅。只有零零散散的闲人在街上闲逛。商铺的门前除了店铺的主人有一句没一句和闲人聊天,很少有顾客购物。

  我想,或许是这几年的移民搬迁,带走了往日的热闹,或许是这里的山,这里地不养人,让人失去对它的依恋,纷纷搁弃了祖辈留下的基业,带着对城市的向往,携妻带女住进了犹如囚笼般的楼房,感受着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繁华噪杂的城市。

  我也不明白,那些或许常出门,但从来没有走出这里的大山庄稼人,何时将老屋,老人留在这里?难道除了生存,还有什么比亲情更为重要的情愫。

  看着街上佝偻着背,牵着牛,背着青草,推着人力车载着收获的庄稼从街上经过老年人,脸上写满无奈,孤独,寂寞,沧桑,那饱经风霜的表情,深深地触动着我的神经。

  因为小便而绕过商铺后面,看见那曾经炊烟凫凫的老屋,如今个个郑州癫痫病医院排名变得破落不堪,让人顾忌它能否经受住暴风骤雨的侵蚀。如果不是城镇规划,在街面盖了上下两层商业住宅两用房遮掩了这些破旧老屋,那小镇模样是不是更让那些农村的父母官寝食难安呢?

  也许往后的日子,小镇和其它的村庄一样,如人走茶凉,逐渐衰败,甚至荒废沦落到如一个普通村子一般大小,甚至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

  尽管如此,我依然感到小镇很美,很美,它的美不仅体现在它的宁静与醇厚,古朴与秀丽,而且体现在它有炊烟袅袅的烂漫气质,和淳朴的民风习俗,以及经过时间岁月洗礼的深厚文化积淀。

  对于小镇,我是有感情的,我留恋它昔日风光,更希望它有一个美好明天,不会因为种种缘由就此衰败,凋蔽。

  描写家乡的抒情散文随笔篇二:家乡的夜晚

  夜幕终于降下来了,霎时间,笼罩了全村。看,远处那连绵起伏的群山变得模糊了。家门口那两棵大树变成了两个黑影,看上去有丝丝害怕。深蓝的夜空,闪动着几颗小星星,它们好像在跳舞,又好像在眨眼睛。

  星星正在听月亮奶奶讲故事,月亮奶奶讲得那么入神,星星听得那么入神,它们在黑夜的陪伴下入睡了。

  月光洒在河面上,水面映出了月亮婀娜的身姿,好像天上和地下同时有了两轮月亮。哈哈!这场景让我想到了猴子捞月,让人冷俊不禁

  月光洒在房屋上,屋顶披上了一件银装。一片片瓦闪着光芒,像一面面镜子,非常刺眼。

  如果下起了雨,那雨中的家乡夜景就更美了!

  那雨那么细,那么静,它们密密的斜织着。那石板路被雨水渗透后,再加上月光的照耀,就像抹上一层层奶油,那小草朦朦胧胧,像刚睡醒的样子,显得非常可爱。

  顿时,河“叮叮咚咚"唱出婉转动听的曲子,那曲子在夜里就像人们的安眠曲,使人们听了特别容易入睡。青蛙躲在荷叶下,再也不歌唱了,因为它在听雨给它唱的歌曲。

  这就是我那家乡的月夜,这就是我喜爱的夜景,它一丝不苟。它是那么朴实,那么纯真啊!那么的令人陶醉!

  描写家乡的抒情散文随笔篇三:我的家乡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仿佛雾里挥手的离别,离别后,乡愁是一颗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席慕蓉)

  ——题记

  坐在深秋的夜里,突然感觉到了寒冷;秋天的余热还没来得及消弭散尽,雨雪霏霏的寒意便接踵而来了。岁月,总在不经意间如流水般在指尖遗落,不太真实的摇曳着光阴匆匆。然而,于我而言:最亘古不变的永远是家乡那一片美丽的桔园;最难以割舍的永远是家乡那一缕轻柔的呼唤;最依恋渴盼的永远是家乡那一份淳朴的守望;最无法隐藏的永远是家乡那一盏孤灯的温暖;最魂牵梦萦的永远是家乡那河南省信阳职业技术学院附属医院癫痫科怎么样一抹安宁的等待。

  溶溶水涧,万籁俱静;月光下只有青碧的流水,婀娜的竹影,玲珑闪烁的星光和温暖的烛火;石凳上有一个老人在教一个小孩儿唱歌,一首“太阳出来了哟,喜洋洋哦哟喂”响遍了整片桔林,整个山丘。岩石在欢快的聆听,花草在寂静的享受,欢声笑语在山丘上久久回响;沉沉咀嚼,喋喋不休。

  小的时候,最爱做这些事:在树叶上写上愿望,放在水里飘向无尽的远方;把心里的委屈和埋怨写在纸上,装在黑色玻璃瓶里埋在不易被人察觉的地方,那时候亦是知道那是见不得阳光的碎语,只有表姐总是好奇肆意的把它们挖出来,对着世界敞亮;偶尔也在沙砾上写字,第二天竟然发现圣诞老人把它们都带走了。也曾小心翼翼的将死于非命的青蛙浅浅的埋葬,比较正式的立上一块墓碑,放上野花野果,每次路过的时候都作揖敬礼,表示虔诚的祝福与祈祷。

  不仅如此,我的家乡最具特色的该是那一片美丽丰硕的桔园了;每到春天,漫山遍野的白色素朵芬芳开遍,调皮的铺满整个美丽的山丘;太阳温和而又慈祥的照耀在大地上,缄默在阳光下行走、奔跑,好一阵绝世而独醉的疯狂。记忆特别清晰的还有桔子成熟的9~10月份,露珠在绿叶上含情脉脉的轻语着,放眼望去,一片硕果金黄,仿佛有数不完的小灯笼在微风中甜甜的欢笑,树跺儿也被压弯了腰。生于山丘,极小的时候便不再拘谨爬上树梢,摘桔子吃了;好大好甜好香好新鲜的味道啊,仿佛置身于天堂,品着蟠桃。采桔子的时候,爷爷会用大大的镰刀把桔子割掉,然后我跟在爷爷背后,边捡再边吃,快乐得像捡到了金灿灿的大元宝。哈哈哈。

  过往,仿佛一阕清词,反复停留在指尖将回忆缓缓吟咏、静静播放;岁月是一首变幻的歌,岁月是一本泛黄的书,岁月是一条蜿蜒的河,岁月是一段崎岖的路。我的家乡,在岁月里,仿佛一位饱经沧桑的耄耋老人,慢慢褪去了昔日的丰盈和繁茂。老树说:山村有故园,十年无人住。俟我再来时,一园黄叶树。不见旧时痕,梦断荒草路。抚门想半天,不知在何处。时至今日,爷爷奶奶已故去多年,爸爸妈妈亦在珠海永久定居,无人打理的桔园早已狼藉萧条,物是人非事事休,难回眸,只留一粟清泪染衣袖。

  岁月多变,从昨天的青丝婉婉变成今天的白发苍苍,从昔日的丰盈繁茂变成今天的无人问津,只留我暗自站在疏影琉璃的轩窗下,眼看着我的家乡渐行渐远,不再挺拔和丰饶;岁月苍苍,沧海桑田都在弹指一瞬间,再美好的诗行终究斑白成殇,只留我暗自站在疏影琉璃的轩窗下,将曾经默默的写在纸上,记在心上;岁月漫漫,回望家乡淳朴的山水、素洁的守望,只留我暗自站在疏影琉璃的轩窗下,任泪珠匍匐滑落成行。

  多么爱你,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多么爱你,那块富饶美丽的土壤;多么爱你,那片丰硕清甜的金黄;我是多么爱你啊,我的家乡:是你哺育了我成长,是你教会了我欢笑,是你滋润了我的生命;连同我的温柔和善良。

  我是多么的爱你啊,我的家乡!

© zw.tnhvd.com  盛三公子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