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悬冰川 >  正文内容

外公和外婆的爱情故事作文

来源:盛三公子网    时间:2019-07-11




  导语:雪下了一晚。汽车和大地都被蒙在雪里,但迎春的灯笼依然迎风飘扬,没有被雪俘虏。下面是小编整理的一些关于外公的优秀,欢迎查阅,谢谢!


         妈妈炖了一罐汤,用保温杯装了一碗,让我给外公送去。骑着摩托车,不出半小时,便来到了离我家十公里远的外公家。

  刚到外公家门前的大路上,我就远远的看到了他独自坐在门前的老槐树下。自从一年前外婆去世,他每天的生活开始变得这样恬淡。

  外公是个很能干的人,年轻的时候是搞机械的,开过拖拉机,也很会修,还当过电工,也管理过水利泵站。直到外婆去世前,他仍以七十岁的年纪经营着自己的大米加工机子。当然,他最多的时候还是经营着自己的几亩土地。

  外公外婆一共养了5 个孩子,我妈妈排行老大,我有三个舅,一个姨。似乎那时的人们怕小孩养不活,都喜欢多生几个,以防万一。常听妈妈说他小时候很苦很穷,曾经一个人独自插两亩稻田的秧苗插了三天,和外婆一起将一百多斤的柴火从十几里的河滩上挑回家。但不论母亲说小时候在家多么辛苦,我从没听到过她谈过挨饿,吃不饱饭的记忆。我想,那与外公的能干和外婆的勤苦有关吧。

  外公外婆没有和舅舅们一起住,早些的时候,他们在村前十几米远的水塘边盖起了他们自己的小屋,后来舅舅们去城里闯事业去了,在这个小屋里,他们又把我的表弟妹们一个个拉扯长大。

  外公真的很能干,外婆真的很勤苦,这些都是我长大了时候都还能看到的。三个舅舅都在城里有自己的一番事业,而外公外婆依旧在农村守着他们那几亩养活了几十口人的土地。他们都是

  六七十岁的年纪的时候,依旧种着稻田,棉花,还有很大一片菜地。他们还养着两头猪,一群鸭和一群鸡。外公一直都经营着那个噪声很大的大米加工的机子。

  我记得有一年快过年的时候,外公家的菜园地的菜长好了,母亲让我和姐姐去帮他们择菜,天寒地冻的地里,一个个胡萝卜全冻在土里拔不出来,外公用铁锹使劲的在地上磕着,我用手把

  一个个胡萝卜的泥弄掉,屋子里,姐姐正在和外婆一根一根的扯着大葱上的黄青海癫痫病医院哪个较正规叶,那么大一筐的葱,有时要扯到夜里一两点。然后早上四五点天不亮就爬起来,跟着外公外婆一起推着一板车的菜到两里外的菜场上去卖,冬天的路上结冰,上坡的地方要使好大的劲才能把车子推上去。

  外公外婆一年四季都忙碌着,一天到晚都忙着,然而他们的身体都不是很好,外公有心脏病,高血压。外婆有冠心病,哮喘。听母亲说外婆一生都在生病,通常都是这病好了,那病又来了。

  外公属虎,外婆属羊,母亲常说羊入虎口,外婆这辈子跟着外公都忍受着病痛的折磨。

  前年的时候,外婆的身体已经很差了,经常头晕,全身乏力,家里的药都堆了一堆,中药一天接一天的喝,但病仍旧没有好转。母亲和舅舅们常劝二老看穿些,不要那些土地了,挣钱就是为了花钱看病,实在是人吃亏又划不来。但他们没听,依旧没有丢下手中任何一个产业。

  外婆病重的那些天,外公很是辛苦,以前洗衣做饭的活现在全都落在了外公身上,他不但要照顾外婆,给她熬药,提醒她吃药,还要给人家加工大米,去田里头撒肥抽水,还有给那两头猪和一群鸡喂食。晚上天黑了还要去水塘边把散养的鸭子赶回圈中。七十多岁的人,身体不好,整天都在忙,有时外公烦了也会冲着外婆发脾气:“等你死了,我把这些东西全部丢掉,一个都不要。”外婆则会责备的对外公说:“都丢了,你吃什么喝什么,等死啊!”

  难得一点闲暇的时候,外公会和外婆一起坐在老槐树下,外公掐菜,外婆看着他。“老家伙(我总听到外婆这样称呼外公),我要是好不了怎么办啊?”

  “过几天我还是带你去医院看看。”

  “我看我还是应该走在你前头会好一些。”

  “那是,我要是死在你前头了,你连吃的都没得一口的。”

  “那到还是真的。”外婆跟外公说话,总是这样一种平静的满足。

  年刚过完,阳春三月,外婆的病情加重了,母亲说应该到医院去住院,她去照顾外婆。外婆说家里还有鸡,还有猪,没人照看。外公说你去住院吧,这些我都看得住的。外婆说,还有一窝小鸡就快要孵出来了,你不会弄,我还是在家里吃药吧。我这病,好是好不了了,估计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哈尔滨治癫痫病哪家很好那天一大早,母亲接到电话,外婆不行了,叫母亲快点过去。我带着母亲,骑着摩托,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外婆家。刚进门,里头死一般的沉寂,村上的一位大妈见母亲来了,面色沉重的说:“你老娘已经走了,快进去看看吧!”母亲听了,哗的一下哭着跑进去了,我也跟在了后面。

  外公不在家,一问才知道去街上去买水饺皮了,外婆爱吃水饺。我第一次看到人的遗体,是外婆的,也第一次感受到了只在电视上见过的震撼。外婆静静的躺在床上,嘴微张着,眼睛半张着,能看到已经发散的瞳孔,母亲的手轻抚了几次,外婆的眼睛依旧没闭上。终于外公从街上赶回来了,一进门,手上的篮子就丢地下了,眼睛全湿了,面如死灰,一个人静静的走到外婆身边,静得让人感觉到恐惧。

  母亲趴在外婆身上哭着,外公静静的看着外婆,一只手伸到外婆的脸上,外婆的眼睛终于闭上了,外公突然失声哭了出来……

  外婆的葬礼办得很风光,三个舅舅终于从城里带着他们的孩子回来了,三天三夜的敲锣打鼓,唱经诵佛之后,一切又归于平静。送走所有前来吊丧的亲朋,外公独自在家坐了一夜,没有睡觉。

  第二天,他把大米加工的机子的电断掉,把两头猪全部卖掉了,地里的油菜菜园的菜全部给了村上的人。平时的农具机械电机也都全部卖的卖,送的送,之前的鸡和鸭全杀掉来招待前来吊丧的客人了,现在,屋子里只剩下简单的厨具,一张床,还有外婆的遗像了。

  外公说,外婆死了,这些东西他都不需要了。我想,要是外婆还活着的话,看到外公把这些东西都丢了,一定会把外公骂得半死的。

  外公现在过着寡居的生活,一个人生活在曾经有外婆的小屋中,每天就是坐在老槐树下,听着收音机,看着远处大路上的车辆来来往往。外公说,他以后也要一个人静静的老死在小屋中,不会让我们知道……

  雪下了一晚。汽车和大地都被蒙在雪里,但迎春的灯笼依然迎风飘扬,没有被雪俘虏。

  在那个雪异常大的2008年春节,我冒雪回到了故乡。晚上我在鞭炮声中悄然睡去,半夜做了梦。梦见外公的脸和我贴得很近,他的脸很大,大得像我的被子,我想他一定是怕我冻着,细心罩着我。

  外公因为哮喘已经逝世。他早郑州军海医院评价年是抗日英雄,常常带着20响的匣子枪和鬼子周旋。后来外公老了,经常咳嗽。我在外公家长大,记得外公的咳嗽声像风箱,好像总是拉不动风箱里的风,像座山压在他的胸膛,也好像压在我疼痛的心上。

  第二天,我们围着火塘,母亲给我讲述了外公的故事:他早年是在老家环潭镇上开豆腐店的,人称黄豆腐,抗日战争期间参加秘密的抗日贫民团,任贫民团主席。有一次,贫民团的团员郭明理家娶儿媳,礼单上写有黄主席的名字。这被隐藏的小日人(汉奸)发现,跑去告诉了日本人。鬼子就带着一个班扛着枪前来抓人,追问郭明理:“八路八路的。”郭说:“拔萝拔萝的,有。”然后带他们到地里拔萝卜,日本人气得给了他一枪托,狠狠地用枪逼着他带路去找人。我家离郭家有一里地,快到时,郭就连声大喊:“哪里有黄主席?”这话被刚出门倒垃圾的我外婆听见。当时,外公不在家。外婆赶紧带着母亲和母亲的妹妹弟弟从后门跑出,一家人逃到一个鲁姓大户人家里。

  第二天早上外婆想从竹林里划船跑到河对岸的山里,刚从竹林露头,就听对岸山冈上一声断喝:“不许动!”接着传来拉枪栓的声音。原来上游的河面也被封锁,日本人正在挨户搜捕。好在我的大姑爷住在河下游,听到风声后,就佯装打鱼的,划船来到上游。大姑爷寻到外婆后,约好半夜在下游碰头,送她们过河。过河的地点叫断水岩,因为陡峭,日本人也没设岗,一行人悄悄地过了河,顺着石头缝向上爬。外婆是小脚,困难可想而知,东西也掉到水里了,但总算逃出来了。母亲至今回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那年她9岁。那个弟弟后来在大饥荒时饿死了。我父亲的弟弟也在“文革”时代被逼自杀。我们家活下来的大多是女人,大凡中国的女人都是坚韧的吧。后来每次回家我都要到断水岩去转转,那里如今长满了芦苇花,很漂亮。

  谈起外公的病因,母亲说:这里是随枣走廊,是日本进攻重庆陪都的必经之地。有一次外公的部队在山上遇到日伪军。他正在坟头后面指挥战斗,突然一颗子弹呼啸而来,他只得猛低头,帽子被打飞,但呛了一口气,从此落下哮喘的毛病。这个疾病从此伴随他一生,非常痛苦。晚年他只能在街上摆个小摊贩卖点水果什么的度日。那时,我上小学,每天早上我帮他把东西挑过去摆好,然后我去学校上早自习,晚上再接外公回去。

  外公的弟弟老二,原来是个武汉癫痫病去哪治比较好理发学徒。有一次,新四军的一个独立旅来到这里,一个团长来店里理发。那时才17岁的二外公摆弄团长的匣子枪,团长说:“你喜欢就参军吧!参了军这枪就你背着。”就这样老二跟着部队走了,只给他母亲捎回一句话“出远门了”。那时,白天外公秘密筹集银元,晚上二外公负责来取,送到山里的根据地。那时外公有整麻袋的银子,从不知道贪污一块。

  ……

  听着母亲的讲述,心里想起母亲的思念,我对自己说,以后要常回家看看,多看看母亲,多看看心中的外公。

  外公外婆结婚三十周年的时候,我三岁。他们去拍婚纱照的时候,我也“应邀”去参加, 跟他们一起拍了几张,其中一张,他们穿着红红绿绿的传统结婚服饰,我也一身大红色。连头饰和怀里的抱抱熊都是红色的,别提多喜庆了!

  照片里的外公外婆可好看了,头发黑黑的,化了妆,神采奕奕的,比现实中的他们看起来要年轻好多。我出生后,爸爸妈妈白天上班,就是外公外婆带着我,一口一口喂饭,一天一天抱大的。

  听他们说,带我可不容易了。我小时候很调皮,经常把玩具摊一地,抽屉抽出来放地上。以前家里存的磁带都被我抽出来卷卷扔掉,卷筒纸满床满地都是,跟电影《导盲犬小Q》里的小狗们特别像。最危险的是,我还拿着回形针去投插座,还好他们发现及时,不然还不知到是什么后果呢。

  我小时候体质不好,经常感冒,有时发高烧,不想吃东西,睡也睡不好,外婆就换着花样做吃的给我,外公抱着我睡觉。只要我一生病,他们就着急地不行。

  外公外婆两个人也挺好玩的,经常为了一点小事吵架,比如给我穿什么衣服,到哪儿去玩什么的。但是我知道他们的感情很好,出门的时候总是手拉着手。

  我在外公外婆的呵护和关爱中健康成长,无比幸福。现在弟弟也出生了,他们又开始带弟弟,我能看到我小时候他们是怎么照顾我的。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快点长大,掌握更多的本领,用我自己的力量去报答他们。

  悄悄地跟你们说,这两年的压岁钱我都存起来了,我想等外公外婆结婚四十周年的时候用这些钱给他们再拍一套婚纱照,我和弟弟也参加,让弟弟也穿得红彤彤的,你们说好不好?

© zw.tnhvd.com  盛三公子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